文章
  • 文章
今日要闻

珠峰“大拥堵”已不是奇观:商业登山不到5万美金

原标题:身处“商业登山”时代的珠峰,“大拥堵”早就不是奇观了

澎湃新闻记者徐雪晴见习记者陈良贤

珠峰早已不是职业登山者的专属。承认这一点之后,对今年两三百人排队冲顶的现象,你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。

登山技术和装备的进步,在过去几十年间,已帮助成百上千人站上世界之巅。逐渐拔高的数字向业余登山者和野心家们释放出的信号是:我一样可以。

珠峰“大拥堵”已不是奇观:商业登山不到5万美金

每年5月,因季风转向,珠峰会迎来高空风力较小、最适合冲顶的“窗口期”,被囊括在上图数据中的许多英雄事迹,总会在这一时期集中地喷涌。

今年,“世界之巅”、“地球第三极”的标签仍像一股磁力,成功吸引了人们对珠峰的关注。但有关勇气、征服欲和意志力的正面故事却没有如约而至。极具视觉冲击力的“大拥堵”和在短短数天内集中爆发的死亡事件,将人们的视线移向了消极的一端。

与光荣事迹相悖的另一些故事被曝光出来,但无论是丧生者的不幸、当地夏尔巴人的穷困生活、被遗弃在珠峰上的成堆垃圾,还是氧气罐漏气或被盗……早已不是新鲜事;今年过短的窗口期,不过是让商业异化的一面更集中地爆发出来而已。

问鼎珠峰的最大障碍不是体能和经验,而是金钱

“在上世纪70、80年代,造访珠峰的通常是著名的登山家。这些年,珠峰已是一座被商业化的山峰,来的都是那些有钱人。”尼泊尔的夏尔巴向导Norbu Sherpa,在2013年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曾这样评价珠峰探险。

依据登山界对登山行为的分类,如今攀登珠峰多半属于“金字塔形兵站式登山”——“登山队的人数与雇佣人员的人数比例一般为一比三,组成金字塔形的层层设站、站站留人的兵站式运输和支援线”。登顶事业的达成,依靠的更多是庞大团队的协助,而“购买”这些协助通常需要数十万美金。

不少业余登山者会在位于中国的北线和尼泊尔的南线之间,选择后者。原因不只是尼泊尔一侧的路程更短,更主要的是,相较于中国政府,尼泊尔对登山者的人数及资质并无限制,尼泊尔当地公司收取的服务费也更低廉。

著名登山家、珠峰年代史记录者Alan Arnette,披露了2019年几家具有一定规模的登山公司收取的珠峰南线攀登费用。如果选择外国公司,花费一般在6至7万美元之间。尼泊尔当地的公司通常会将价格压至5万美金以下,以此增大对登山者的吸引力。这也是导致“拥挤”现象的一个原因。

珠峰“大拥堵”已不是奇观:商业登山不到5万美金

坦白地说,如果选择从尼泊尔一侧上山,登山者只要解决了资金问题,珠峰之旅即可成行。

“事实上,对于绝大多数来到珠峰的旅行者而言,抵达峰顶并不需要任何技巧。近十年愈演愈烈的趋势是,(人们)从基地营就开始使用氧气,然而过去几十年,(职业登山家)通常只会在海拔8000米以上才考虑用氧气瓶。现在他们(指业余登山者)用起氧气瓶来就像喝水一样。”曾成功问鼎珠峰的专业登山者Ralf Dujmovits,在2012年时就向《卫报》吐槽过攀登珠峰的“业余”风气。

根据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,今年5月现身珠峰的一些攀登者,甚至不知道如何穿上套在鞋底下增加冰上摩擦力的鞋钉。

“参加铁人三项赛有资质要求……攀登世界最高峰却不需要?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吗?”珠峰“大拥堵”后,职业登山家Alan Arnette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提出了疑问。

许多人没有思考过:成功登顶后,能否安全折返

攀爬珠峰的过程遍布艰险,经验匮乏、身体素质不足和山体突变,都可能让人丧生。业余登山者的缺陷在于,他们对于风险的考量远低于职业登山家。

珠峰“大拥堵”已不是奇观:商业登山不到5万美金

在所有丧生珠峰的登山者中,有36%因为不慎跌倒、高山症发作、体力不支、冻伤等原因死于成功登顶后的下山途中。这些死于返程的登顶者,绝大多数或许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问鼎珠峰的喜悦,因为他们中的86%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“死亡地带”就已停止呼吸。